游泳

极品剑师第一章无为

2020-01-19 16:27: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品剑师 第一章 无为

“臭要饭的,滚远diǎn。”

“山子,离那臭要饭的远diǎn儿。”

“哎,真臭,打死他,打死他。”

他是个流浪者,没有名字,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也没有未来。

今天走到的村子实在不算友善,他的肋骨被打断了三根,更要命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施舍他口冷饭,要知道,为了走到这个村子,他已经连续四天没有进食了。

夜深了,天有些凉,他皱着眉头忍痛裹了裹身上那件单薄破烂的衣服,望着漆黑的夜空愣愣出神。

明天或许该到下一个村子去,记得上一次在去那里还讨到了两只热包子。

第二天,xiǎo乞丐再次启程。

这是个糟糕的世界,像他这样自生自灭的流浪者有好多,没有人会在意这么一个。

三天后,傍晚,晚霞映红了大半边天空,清河村也迎来了一天之中最为热闹的时候,因为上山打猎的男人们这个时候该回来了。

收获的时刻总是令人高兴的,而人一旦高兴总会变得慷慨很多,于是xiǎo乞丐如愿以偿的讨到了食物。

那是一碗难得的热饭,上面还挂着几颗野菜,真是个好心的女人。

他缩在一个幽暗的角落里,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只是今天显然有些不同寻常,因为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一个猎户回村,妇人们脸上的笑容转为忧虑,就连追逐打闹的孩童都不经沉默了下来。

吼!

蓦然,一道凶残的嘶吼,打破了这样的宁静,一只似狼非狼的妖兽从村后的大山里窜出。此妖兽体格庞大,浑身黝黑宛若铜铸,那双嗜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清河村。

在它身后,是六七条亡命追逐的汉子,眼见自己的村子就要遭殃,不经脸色难看起来。

“逃,快逃啊!”

呼喊声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因为妖兽已经开始肆掠,它口中每喷出一次火焰,便会瞬间带走数条人的性命,它每一次挥爪,也绝不会有一条完整的尸体。

这是清河村的恶梦,同样也是xiǎo乞丐的。

他身体颤抖着,眼看着一个个原本鲜活的生命在他眼前消失,心里害怕到了极diǎn。

“帮帮我带她离开,谢谢谢。”

突然,xiǎo乞丐的怀里多了一个xiǎo东西,那是一个奄奄一息的妇人塞给他的,那是一个婴儿。

手里饭菜还有些温度,但方才还慈爱的妇人却已经变成了死人。

望着怀里粉嫩嫩的婴儿,xiǎo乞丐突然止住了颤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开始拼命的狂奔起来。

狼形妖兽喷出最后一道火焰,终于停了下来,此时整个村子都已陷入火海,再没有一个活着的人。

蓦然,妖兽眼中凶光一闪,因为在它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闪动的xiǎo黑diǎn,它身影一纵,便追了上去。

xiǎo乞丐实在跑不动了,扭头望见追来的妖兽,他轻轻的放下婴儿,并用树叶匆匆掩盖起来,以期妖兽不会发现。而后,他在地上随意的抓起一块尖石,便主动迎了上去。

望着那个迎向自己的弱xiǎo身影,狼形妖兽打了个响鼻,随意的一爪便向其拍去。

“孽畜,受死!”

在这千军一发之际,xiǎo乞丐只觉眼前一道剑光闪过,狼形妖兽那滚烫的鲜血便洒在了他身上,其尸体仍兀自滑到了他身前才停了下来。

他难以置信的扭头望向声音来处,那是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她踏空而来,仿佛是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是她救了自己。

女子面无表情的从他身旁经过,自始至终都不曾看过xiǎo乞丐一眼。

她呐呐自语道:“天命之子,原来是个婴儿,真是让我好找。”説着,她抱起婴儿,眨眼间便缓缓消失暮色中。

xiǎo乞丐瘫坐在原地,暗自松了口气,总算那个婴儿有活路了,但是自己呢?

收拾心绪,拖着疲惫的身体,他准备尽快赶去下一个村子,不然他会饿死。

“xiǎo子,有没有兴趣跟道士走?”

刚走没多久,xiǎo乞丐便被一道声音叫住。

这是一个盘坐在道旁的青衣道士,他发若银丝,却偏生面色红润,倒是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他此刻正望着xiǎo乞丐。

“为什么?”

xiǎo乞丐有些茫然,今天遇见的事情实在太奇怪了些。

青衣道士笑道:“缘分这种东西,实在是很难解释清楚。”

xiǎo乞丐可算是尝尽人间冷暖,自然是不信,但还是道:“有好处吗?”

青衣道士莞尔一笑道:“至少,不会饿死。”

xiǎo乞丐diǎn头道:“我需要做什么?”

青衣道士先是一愣,而后又思考了一阵,这才道:“读书识字,然后看能否修行。”

xiǎo乞丐眼睛有些湿润,道:“道士不骗人?”

青衣道士慈爱道:“骗你是xiǎo狗。”

五年后,一名相貌清秀,身材欣长的道袍青年捧着本医书,坐在树荫下。

回想起往事,青年笑了笑,道士果然没有骗人。

“问你几个问题。”

不知何时,青衣道士来到场中,五年过去了,他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银白的长发,还是红润的面色,还是喜欢坐在地上。

他此刻正随意的坐在地上,望着年青的道士。

道袍青年合上医书,道:“道士你説。”

青衣道士严肃道:“叫什么?”

道袍青年道:“李贤。”

青衣道士又问:“来自何处?”

道袍青年李贤道:“地球。”

青衣道士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惊喜的味道,但语气却还算平静,道:“明天,我们可以去武神塔了。”

李贤茫然道:“要我不是来自外界,道士又该如何?”

青衣道士自然道:“那説明常静那个女人对了,道士我错了。”

李贤有些失落道:“是因为那个天命之子?”

青衣道士diǎn头道:“一diǎn也没错。”

李贤道:“那为何五年前道士你不问?”

青衣道士和蔼的笑道:“道士希望你能够自力更生之后再问,不行吗?”

李贤一愣,起身郑重一拜,而后道:“师傅费心了。”

青衣道士微笑着diǎn了diǎn头,颇有些宽慰,他当年收留李贤自然是有原因的。

当年老一代神机先生不惜以性命为代价推演,测出预言中的天命之子应该出现在北洲的清河村,但当青衣道士与常姓女子赶到之时却只剩下李贤与一个婴儿。

而常姓女子自然选择了婴儿,道士则选择了李贤。

婴儿是否为天命,常姓女子或许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但是道士却可以马上试探出来,不过他却收养了李贤五年之后才问。

所以李贤的拜谢,道士受的心安理得。

他起身拍了拍身后的灰尘,淡淡道:“贫道道号空守,空守一地,现赐尔道号无为,徒儿以为如何?”

“善。”

东莞市东坑医院预约挂号
呼和浩特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青海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南昌最好的皮肤科医院
海口白癜风中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