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龙醒法师 章四十 将死之局

2020-01-19 11:50: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醒法师 章四十 将死之局

在大多数居民的感受中,今晚的青木城一如平常,很热闹,也很和平,在和平中热闹着。篮色,...

只有极少数人感受到了不寻常的气息,却又说不出来自何方。

城外的海面上,蓝凤凰和沧澜彼此对峙。

城郊的海滩之上,卡萨丁正在那戴着鬼面具的森林族强者的压制下,岌岌可危。

除此之外,夜色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很多身穿军部装束、十二圆桌家族服装、以及地球街服饰的人。

之所以说“多出”,是因为这些人本不是军部、十二圆桌、地球街的人。

他们都是罗依家的人

夜色之中,假扮成军部成员的罗依家的人,悄然来到了地球街青木城分部的各个据点,然后是杀

假扮成十二圆桌和地球街成员的罗依家的人,则反过来找上了分部于青木城各处的帝部之人,也是杀。

没有人会想到罗依家会这么做,所以不会有人提前做出应对,加上帝国近期的敏感局势,罗依家这样的做法,瞬间让青木城在表面的平静之下,陷入了巨大的混乱。在大多数居民无法感受到的一些隐含不起眼的角落和街巷里,每一刻都有鲜血在流淌

“原来如此。”

海上,蓝凤凰居然很快恢复了平静,然后看着沧澜叹息道,“你们战斗法师这次的行动,有内应吧”

凤凰并不知道青木城中的状况,不知道罗依家的人已经展开了疯狂的行动,她甚至不知道卡萨丁被对方有针对性地拖住了。

凤凰只是被沧澜引到了这里,然后听到对方承认此次行动针对的是恺撒,便直接推测到帝国出了叛徒。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应该会担心对方到底打算怎么对付恺撒,然后如何应对。

凤凰却瞬间想到了己方有叛徒这一点。

“哦”沧澜似乎并不急着动手,认真看着凤凰像在看自己一生的宿敌,问道,“你怎么忽然间想到了内应我似乎透露给你太多信息。”

凤凰说:“你说话的态度很自信,但这里是帝国腹地,你们战斗法师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在没有内应的情况下,针对被帝国保护的对象。”

“这样”沧澜蹙眉。

凤凰又指了指两人脚下的这片海域,说:“我不相信你把我引到这片海域来是巧合。这片古战海域的存在,你们战斗法师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不知道”沧澜问。

“你的上司没跟你说过我的事吗“凤凰平静地说。

“所以你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们战斗法师的风雷法师,也是最像我们战斗法师的风雷法师”沧澜双眼微眯,“我仔细查阅了你的资料,才知道你居然以一名战斗法师的身份,在王朝潜伏了多年”

海风吹过。

两个女人彼此对视,都想要从对方的眼神和细微的表情之中,看出更多的情报和信息。

这样,沉默许久之后,沧澜忽然笑了:“你真的不简单。这种情况下,居然仍不急不躁,甚至没有任何强攻我、摆脱我、再回城的打算你应该知道,你在这里呆得越久,城里的凯撒越危险。虽然你们风雷帝国对他有保护,但不出意外的话,那个叫卡萨丁的家伙,现在应该已经是死人了。”

顿了顿,沧澜索性说道:“我坦白告诉你吧。现在青木城已经乱了,你的学生恺撒也已经落入了我们的手中。”

“所以”凤凰反问。

“所以你不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很尴尬吗”沧澜耐心地说,“留在这里和我战斗,还是回城去支援。以及,如果选择回去的话,是回去救谁救你的学生恺撒,还是救那个叫卡萨丁的家伙呢”

凤凰沉默着没说话。

沧澜最后抛出了对凤凰心理的重磅炸弹:“王朝三支王牌部队黑旗军、罗琳军、以及厄运。凤凰,你当年是伪装成战斗法师,混在厄运之中,你应该知道那是一直什么样的部队。我这次带来的人不多,但都是厄运的人。”

听到这话,凤凰的脸色终于生出了变化。

沧澜低沉地笑了起来,说:“那么,做选择吧,蓝凤凰”

恺撒重重摔落在地面上,坚硬的地面与恺撒的身体碰撞,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纹,正常风雷法师的身体,恐怕早四分五裂了,战斗法师的身体也扛不住这样的撞击,恺撒的身体却只是一阵剧痛,并没有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你的身体强度真的很不一般啊。”沙比耶看着恺撒,眼神里闪过一抹奇异,缓缓道,“这难道是你那惊人的爆发力的来源吗哼,不过即便如此,你也到此为止了。”

沙比耶说得没错,恺撒已经动不了了,他没有死,但全身上下无处不痛,已经再也没有力量站起来了。

周围的场景和之前没有太多变化,唯一的变化是刚才出现在沙比耶身边的那些战斗法师,此刻居然倒下了一大半

沙比耶表面平静,内心其实是非常震惊的。

虽然这些战斗法师只是“厄运”的低级成员,根本不算真正的精锐,但他们毕竟是“厄运”的人。

刚才短暂的战斗之中,恺撒表现出了远超级别的战斗力。

恺撒最后骤然爆发出的一次巨额能量倾泻,甚至让沙比耶这样的实力,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还受了些伤。

是的,恺撒已经动用了“充能一击”了。

一段、二段、三段瞬开,龙之力,专属武器,小龙的慢速之爪,能量补给,甚至是作为底牌的充能一击恺撒已经所有能力都用出来了,但数量和等级差距真的太大了,他能打到现在,已是奇迹。

阿罗曼的尸体已然冰凉,躺在地上,双眼凸出,死不瞑目。

恺撒恰好和阿罗曼面对着面,心里苦笑了一声:这家伙如果还活着,恐怕也和自己一样,对眼前的局面全然意想不到吧。

恺撒是不知道蓝老师、卡萨丁、以及青木城各处的情况的,他没有余力顾忌其他,因为他自己恐怕要被杀死了。

哒,哒。

脚步声渐渐近了。

走过来的人是沙比耶。

沙比耶一步一步,缓步来到恺撒的面前,于是在恺撒眼前,是一双沾着鲜血的鞋子,让人感到冰冷。

恺撒没说话,也没吭声,他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沙比耶低头俯视着恺撒,认真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他眼中掠过一丝狞色,似乎会想起了让他非常愤怒的事情。

然后,他缓缓抬起一只脚,踩在了恺撒的脑袋上。

“从你打坏了我的眼镜那天,我想这么做了。”沙比耶磨着牙齿,同时也用脚底磨着恺撒的脑袋,“我是不知道你走了什么狗屎运,才有了这么一身不合道理的本事,但你不该对我动手的这是死罪”

在沙比耶感受不到的维度里,小龙极度愤怒地吼叫着,想要冲上去和踩着自己主人脑袋的沙比耶拼命。

可恺撒不动声色地,一只手死死按住了小家伙,不让它动弹。

脑袋上的力量在渐渐加强。

恺撒调动起最后的力量,集中于头颅,与沙比耶的踩踏力量对抗着。

沙比耶的力量越来越大了,如果再继续下去,恺撒知道自己唯一的下场,是被沙比耶踩爆头颅而死

但他硬是不动,只是默默忍受着,抵抗着。

在恺撒觉得自己要死去的时候,脑袋上的巨力收了回去,沙比耶的脚还在恺撒的头上,但已经不是那种一脚踩爆的恐怖力量了。

恺撒心中稍稍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感觉得没错,对方似乎并不想立刻杀死自己。

至于脑袋被人踩在脚下的屈辱感,恺撒完全没有去理会,不是不在乎,而是因为没空在乎了。眼前面对的可是生死之局。

小龙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意,加上它也感到沙比耶收了力道,于是不再挣扎,安静地趴在恺撒的肩背上。

小家伙的眼神幽幽地盯视着沙比耶,这一刻的它才真正像是一头龙,而不是一头呆呆萌萌的宠物。

一双龙眼之中,有着名为“暴虐”的东西在急剧酝酿。

“为什么呢”恺撒身体没动,以非常平缓的口吻,问道,“为什么,罗依家要背叛帝国”

“死到临头了还有闲心思理会这个”沙比耶嘲弄地看着恺撒。

“跟一个死人多说两句,也没什么吧。”恺撒居然在这种时候还笑了一下,却笑出了两口暗红色的血沫。

沙比耶却只冷冷看了他一眼,松开了脚。

正当恺撒再松一口气时,沙比耶猛地飞起一脚,将恺撒踢晕了过去。

然后转头对那几名战斗法师说道:“几位,这里告一段落了,接下来麻烦你们把这小子送到下一站吧。”

为首的战斗法师微微一笑,说:“你还要再发泄发泄吗你知道,到了下一站,是这小子的死期了。”

沙比耶眼中闪过惋惜,当然不是对恺撒将死感到惋惜,而是为无法亲眼见证、或亲手将恺撒杀死。

“不必了。”沙比耶说,“等取样结束之后,你们直接杀掉,然后把尸体带走吧。”

在场所有人的心目中,恺撒已经是个死人了。~搜搜篮色,即可后面章节

...

泰成逸园分院预约
南京骨科医院地址
北海治疗阴道炎方法
淮安治疗阴道炎医院
上饶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