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我的贴身女巫 第八十九章 倾诉

2020-01-16 18:12: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贴身女巫 第八十九章 倾诉

加拉赫眉头紧锁,来之前他想了很多应对说服的话语,可站在了赫瓦戈面前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在吃早餐的时候,就注定不可能说服眼前的红衣大主教了。

然而他能够拒绝一个大主教的早餐么?

他无法拒绝,也没有理由拒绝。

所以他注定会无功而返。

走的时候他侧目多看了白发少女几眼,白发黑袍外加胸前的十字吊坠,给他的第一印象是死寂,这个少女一定杀过很多人。

加拉赫走出门之后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

……

“嗯,这酒真不错。”

西蒙笑着又喝了一杯冰龙舌兰酒,看的艾西在一旁撅起了小嘴,浪费,实在是浪费。

就连王女都只舍得每天喝一杯,这个骑士居然厚着脸皮喝了三杯,太浪费了……

“再来一杯!”

西蒙朝着侍女勾了勾手指道。

“不……不行,你都喝了三杯了,不许再喝了,没有了。”艾西端着托盘退后了几步,一副酒在她在的表情。

奥尔瑟雅摆手道:“算了,最后一点赏给他吧。”

一杯冰龙舌兰酒,也就只能倒四杯左右。

王女已经做好了这几天都喝西蒙家的葡萄酒的准备了,没办法,西蒙把她每天一杯的份量直接喝到了第四天,确实有些浪费。

“好吧,殿下。”

艾西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最后一杯也给西蒙倒上了。

“侍女阁下,你的小气真的让我很惊讶。”

西蒙调笑道。

“哼!”

艾西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冒牌骑士,索性把脸扭向了一边,眼不见心不烦。

西蒙笑着又是一杯酒下肚,感受着喉咙间的那股凉意,他摸了摸额头。

早上他先去找了伊芙琳,然后才来的王女这边。

伊芙琳已经把隐藏刻印提前搞定,让西蒙惊喜了一小把,这下他就不怕十字军或者圣堂教会的突然“袭击”了。

“艾西你先退下吧,我有些事要跟子爵单独谈谈。”

奥尔瑟雅看着西蒙放下酒杯,心中估摸着差不多了,冰龙舌兰酒的度数谈不上多高,不过只要多喝上几杯,总会有一种晕晕乎乎的感觉。

这正是她“浪费”一瓶冰龙舌兰的酒目的所在。

才不是为了奖励子爵,嗯,不是。

“好的,殿下。”

艾西一脸“忧愁”的端着托盘走了出去,脑海中还在回想着王女昨晚的妥协,刚才又是冰龙舌兰酒的赏赐。

此时此刻又要单独问话。

艾西表示真的很“忧愁”啊!

如果王女喜欢上了这个小小的子爵,回去之后她一定会被国王砍掉脑袋的。

突然。

“艾西!”

屋里传来了王女的呼喊,艾西连忙转身。

“殿下!怎么了?有什么吩咐?”

“把门关上!”

“啊?”

“啊什么啊,快点!”

“好……好吧,殿下。”

艾西老老实实的把会客厅的大门合上,这里都有着隔音措施,所以只要合上门,偷听什么的是想都不用想的。

会客厅内。

西蒙直接问道:“殿下,有什么好奇的你可以直接问,我能说都会说。”

奥尔瑟雅眉头一挑,果然,他又猜到了,她的心思就这么好猜?

“你为什么会预言?我为什么感觉你对我很了解?”

“殿下,我说我是不死的,您会相信么?”

西蒙靠在椅子上,缓缓道。

“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信,说吧。”奥尔瑟雅尽量让自己保持着随意的表情,实际上她的内心中已经波澜起伏了。

“不死听起来可能很不错,但是经历了才会知道,不死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惩罚,还能有什么比想死都死不了的惩罚更残酷?我想应该没有了吧。”

“另外我说的不死,是我现在推测的。我感觉我好像就只活在一段时间之内,无论我怎么努力,都跳不出去这个轮回。殿下你能够明白么?”

西蒙声音微沉,他也在刻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些话他谁也没说,之前的轮回中也没有跟王女说过。

这一次不知为何,奥尔瑟雅一问,他就忍不住倾诉了出来,也许是这秘密在心中憋的太久,连他自己都憋不住了吧。

“你知道所有的事情?”

“当然不会,三年后的事情我都忘了,一点印象都没有。三年之内的还记得很多,但是正因为太“多”了,交差混乱之下,反而让我有些记不起来。另外这次轮回,我做的事情跟以前完全不同,所以以后会如何,我也很难预料,一切都已经变了。”

西蒙这次一下说了很多,奥尔瑟雅就看着骑士在那自言自语,没有出声。

骑士说话的时候没有看着她的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敢,还是因为其他的理由。

所以奥尔瑟雅对于西蒙所说的只能持以半信半疑的态度。

“对了,有一件事挺重要的。”

西蒙突然对上了王女的眼眸,道:“你的父王没有多少时日了,死因是心脏骤停。当然,那是王都大祭司的说法。我也不知道真正的原因。”

奥尔瑟雅眉头一挑,沉声问道:“你确实你说的是我的父王?”

“当然,我无比确定。”

“你知不知道就凭你这句话,我就能治你死罪,连伯爵的意思都不用问!”

“我知道,但那是事实,你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什么。”

西蒙想了想,又继续道:“殿下你不用掩饰你的野心,你说的很对,我很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一样。”

“你想要南境,我会帮你得到的,你想要整个寒岩帝国,也不是难事。乃至于你想要整个天下,说不定我都可以帮你实现。”

西蒙没有加个前提,那就是度过第三次满月之祸。

奥尔瑟雅紧皱眉头,她不是不信,而是不想信。她对于自己的父亲还是无比尊敬的。

现在她得到了父亲要死的消息,她应该即刻赶回王都么?

“你回去也没用,你说的话没人会信,反而会被人当做疯子,然后关到屋子里。国王会对杰拉德降下惩罚,判他对王室护卫不力之罪。”

“伯爵估计会气晕在厕所里,因为你连邪物都没见到,结果就被吓傻了。到时候殿下会成为整个南境贵族中的笑谈。”

说着西蒙站起了身,走到王女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当做安慰道:“殿下,不要想着去做无意义的事情,我之所以今天跟你说这些。”

“第一,出于对你的信任,因为这些事情我连伊芙琳都没说。第二希望你做个心理准备,准备好抵御邪物!”

“准备好跟杰拉德伯爵争夺南境!”

“然后再准备好跟你的两位哥哥,争夺整个寒岩帝国的所有权!”

上海市浦东新区精神卫生中心
宝鸡市第五人民医院
常德白癜风专科医院
衡水正规妇科医院
天津治疗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