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都市咸鱼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油腻的师姐

2019-10-12 18:16: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都市咸鱼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油腻的师姐

张伟此刻的态度,让几乎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些僵硬,特别是镇长,他以前可不认识张伟的父母,这样的穷人他一点也不关心,现在张伟直接让他父母坐在了主位上,一句谦让的话也没有,即便他如今成了暴发户,即便他认识吴书记,镇长心里也很不高兴。

但心里不高兴归不高兴,可不能随便表现出来,镇长只能带头给张伟和他爸斟酒敬酒,其他人也纷纷效仿,争先恐后。

他们平时对这户穷人家怎么样,他们自己心里清楚,欺负嘛谈不上,但是轻蔑的态度和茶余饭后的调侃嘲讽是少不了的。

既然以前得罪人了,现在还不过来乖乖赔罪,那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找一个百亿富豪的麻烦,这是一件想想也不好玩的事情。

所以,即便是张伟的父母都能看出来,这些人的表情中有着掩藏不住的不快,但他们还是腆着脸过来“自罚三杯”,拍马屁的拍马屁,赔罪的赔罪。

这些人心里明明不情愿,却又不得不违心地走过来,低声下气地敬酒,张伟的爸妈从一开始的不适应,到后来也渐渐放开了,特别是张伟的爸爸,一张黝黑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潮红——解气啊!这么多年了,这些人看他和他家人的眼神,就像看着乞丐一样,那滋味,苦到了极点。

这都是因为他儿子现在有出息了。

张伟刚回来的时候是和他们说了,他在深蓝市承包了鱼塘,他们以为最多就和乡里的养鱼户一样,是小打小闹呢,结果刚才人家说他儿子是百亿富翁,这臭小子还瞒着他们呢!

想想也是,要是这话是他自己说出来的,他这个做爹的也不会相信,而且还会被吓到,特别是他妈妈,平时总是思绪复杂,爱乱想,张伟要是说他短时间成了暴发户,她说不定又要钻牛角尖胡思乱想了。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过来敬酒的人还是源源不断。

对于这些人,张伟不是不能直接用“骚气分子”直接将他们洗脑控制了,然后让他们一个个跪下给他爸妈唱征服,但张伟没有那么做,因为那样不解气。

只有看到他们躲闪眼神中的不情愿,耳中却听到他们嘴上不得不说出来的阿谀奉承,这样才算是让父母“扬眉吐气”——要是用“骚气分子”洗脑了,那这些人的道歉什么的就是真心的了,他们道歉的时候心里就没有屈辱和不爽的感觉了,那多没成就感?

就像擂台上打拳一样,只有拳拳到肉和听到敌人的惨叫声才爽快,哪有先给对手打止疼药镇定剂再下手的?那多没意思,对吧?

他们让张伟的父母感受到了这么多年的屈辱,而张伟只让他们今晚丢光了脸,已经算是便宜他们了。

总之,今晚来这里的目的算是达到了。

又半个小时过后,酒席散去,不到一公里的路,曹晓东还是开着车送张伟一家回去。

“张哥,今晚尽兴吗?”车里,曹晓东问道,他开得很慢,显然是想和张伟多讲两句话。

这个问题问得很巧妙,表面上看,他是问张伟有没有吃好喝好,其实是在问张伟今晚出气出得怎么样了。

他当然看出了,刚才张伟在酒席期间的神态还是挺满意的,这家伙察言观色的本事很好,很适合在官场混。

是的,人都说“人情练达即文章”,对于张伟父母这些年受到的冷遇和委屈,他们村长父子难道会不知道?

他们当然知道,所以才故意安排了这么一出宴席。

之所以明知故问,其实就是在确认一下,张伟有没有领他的情。

这一次宴席,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宾主皆欢,但是他们曹家父子可算是得罪人了,村里的几个富户暂且不说,他们连镇长都得罪了——你想想,一个村长,做了个套儿给镇长钻,镇长又没给过张伟父母白眼,人家之前压根就不认识张爱国夫妇,完全是躺枪的,而曹家父子这么做,只为了让张伟一家有扬眉吐气的成就感,这相当于是一次“人情豪赌”了。

为什么这么做呢?

动机很容易猜,白痴都看得出来——无非就是想让张伟今后多多提携曹晓东,就算他只是在吴书记面前提一下他这么个人,也算给了他一个天大的表现机会了。

既然要让人家帮忙,岂能空手说白话的?得拿出诚意。

可是,请问他们曹家父子有什么东西拿得出手,去“贿赂”张伟呢?

钱?

别开玩笑了,人家张伟可是百亿富翁。

权?

算了吧,人家认识更有权力的人。

女人?

呵呵,难道一个百亿富翁,找女人还找不过一个区区公务员?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既然这三样“对男人法宝”人家都不缺,那他们还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只有“卖人情”了,不是吗?

创造条件张伟一家人享受“装逼打脸”的剧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可比直接送礼要显出诚意多了。

…………

曹家父子这么精明,张伟自然也不傻,他从开席前看到镇长对他们不善态度的那一刻,就大概猜到了这对曹家父子的心意了。

说实话,这也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下血本”了,因为如果张伟不买他们的账,他们又得罪了镇长和这么多村里的富户,等张伟一家搬走,他们曹家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但是,就算知道了曹家父子的“良苦用心”,张伟也懒得和他们绕弯子,玩这种心机游戏。

华国是个人情社会,自古以来就如此。

所谓的“人情往来”,特别是这种非亲非故的“人情往来”,无非就是你利用我,我利用你的尔虞我诈罢了。

但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也的确帮忙让他父母出了这口气,张伟也不能白占人家便宜。

“吴书记的秘书昨天和我打过,说吴书记会在腊月二十九当天回来靳玉市,第二天就要回深蓝市,毕竟事务繁忙。”车已经停到了张伟家门口,在下车之前,张伟有意无意地顺嘴提了一句。

凭这曹晓东的智商和情商,肯定听得懂张伟这是什么意思,能不能把握机会,有没有那个胆量与能力抓住机会,就看他自己的了。

“谢谢张哥!”果然,曹晓东一点就通,麻利地跑下来给张伟打开车门,笑容满面地道谢,这一声“谢谢”是真心实意的。

………………

“人类,你身上的酒味真难闻!”张伟晚上喝了酒,洗漱完毕还是有酒味,回到房间就被白泽吐槽了。

“行了猫哥,我身上的酒味再怎么浓,你想屏蔽还不是很简单?你可是神兽唉!”张伟说道,“刚才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你说你要再去王爷山看看幻境系统的作用,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白泽还是很关心“幻境系统”的运行效果的,一有时间就往山里跑,张伟告诉它过完年就要去深蓝市了,它要再三考察确认“幻境系统”对人类的效果。

“有两个人闯进去了,带着盗墓工具。”白泽答道,“你布置的‘幻境系统’效果很好,这两个盗墓贼被吓坏了,有一个甚至还失禁了,发血誓再也不盗墓了,才被你的白野猪带出了迷雾区。”白泽说道。

“这两个盗墓贼陷入恐怖幻境的时候,吾就在旁边,他们因为害怕,把什么都说了,和你说的昨晚的盗墓贼一样,他们也是被人雇佣来的,只不过雇佣他们人不是燕京的,而是湘安省的,看来,这里的确已经被人盯上了,而且还不止一方势力。”白泽像人类一样抱臂,将两只前爪抱在胸前,蹲坐在凳子上。

“这我早就料到了。”张伟躺到了床上:“放心吧猫哥,有那幻境在,没有任何人类有那个本事下去挖扬州鼎的。”

就算有人用导弹轰炸王爷山的山头,幻境迷雾也不会消散,因为那“白野猪”就算那么倒霉正好被打中了,也会无限重生——只要张伟体内的能量不枯竭,并且不主动撤回,白野猪作为一个“具象神通”,就永远不会消散。

而维持“白野猪”存在的“经费”是地脉之力,扬州鼎已经预支过了,经费用完了还有,上不封顶。

“吾并非是不放心你那幻境的威力。”白泽说道,“而是不放心你那幻境的机制,吾可不希望有什么无辜的路人误入迷雾中丧命,现在看来是吾多虑了,早上有个村民误入,一分钟就出来了,一路上嘀咕着什么‘鬼打墙’……你这幻境对于入侵者有着很严密的分级制度,真的挺厉害的。”白泽说道。

“哎哟,猫哥你是第一次夸奖我哎!”张伟笑着说道,“真是受宠若惊。”

“吾乃是天下最公正的神兽,该夸奖的时候吾是不会吝惜赞美之词的。”白泽说道,“对了,吾需要了解更多关于你们现在这个时代的事情,看看人类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了,你家也没有这方面的书,有什么办法吗?”

“这里是山村,我上哪儿给你找书去?”张伟点开,冲了几个流量叠加包,打开了一个有关近现代人类科技发展的科普视频:“你看这个吧,比看书直接,我先睡了。”

说完,他把放在桌子上,调低音量,让白泽蹲过去看,而他自己则睡觉去了。

但这一觉张伟睡得并不安稳,每过一会儿就会听到白泽的一声惊呼:

“哇!原来你下午坐的那辆铁皮车叫做‘汽车’啊

?内燃机……功率……汽油……石油……能源……”

“那么笨重的铁鸟也能飞那么快?”

“火药?这不稀奇吧?哇哇哇!好猛烈的爆炸!”

“那是什么?原……子弹?一瞬间摧毁一座城市?那岂不是抵得上【鲲鹏】扇一次翅膀了?”

“D……N……A?哇!那张图好露骨,是你们人类**的样子吧?好多小蝌蚪……”

“可恶,突然弹出来的这个是什么?一闪一闪的,怎么挡着不让我看了?”白泽有点生气地用自己的小肉爪按了张伟的屏幕一下。

“屠龙宝刀,点击就送!单挑BOSS,怒刷装备……我不断地寻找,油腻的师姐在哪里。”里传来嗲嗲的女声,和金光闪闪的各种“神装”。

神兽白泽一脸懵逼。

茂名白癜风医院
湘潭牛皮癣治疗方法
佛山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茂名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湘潭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