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超武时代 第八百零九章 你一颗我一颗

2019-10-12 23:13: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武时代 第八百零九章 你一颗我一颗

黄泉境中,一片混乱。

藏身在黑暗里的行尸走肉们被剧烈的震动声惊吓,还以为发生了地震,唯恐整个黄泉境都崩塌掉,就算饿的走不动路,也强撑着身躯,一起往中心的深坑逃去,那是唯一能够离开黄泉境的地方,有一条盘旋在两侧洞壁上的扶梯,不过若想离开,需要在数千米的洞壁上绕几十圈,走出数十公里。

地裂声不绝于耳,人们在黑暗中奔跑,没有穿鞋子的脚掌被地面锋利的岩石扎的血肉模糊,却也不觉得痛。

忽然,一声咔擦巨响,某条隧洞中掉落一块巨大的岩石,正好将两个跑在下面的人砸成肉酱。

身后跟着的人都吓的魂飞魄散,想要逃却被堵住生路,不禁放声大哭起来。

可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才只是恐惧的开始。

地面震动不休,忽然,一道道深深的裂缝出现在头顶,脚下,岩壁上,一头头恐怖的异兽击碎岩石,冲进黄泉境中。

这些异兽之前不知隐藏在什么地方,此刻一头头如同疯狂,竟然全都汇聚到黄泉境。

猛虎,狂牛,巨蛇,大虫,疯狼,一头头可怖的巨兽刚刚现身,就嗅着人类的气味,猛扑过去。

“哇啊啊!”人们惊呼惨叫,想要逃亡,却哪里逃得掉。

跑的慢的被异兽按在地上,轻轻一口咬断脖子,啃噬血肉。

就算跑的快,在异兽眼中也不过是下一头猎物而已,多活了那几分钟完全陷入无边的恐惧中,又有什么意义?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有人哀嚎着,话音未落就被扑倒,撕成碎片。

整个黄泉境里,到处都是奔逃的人群,黑暗中被同伴踩死的人不计其数,还有人趁机报仇抢劫杀人越货,本来就如同地狱一般的黄泉境,更是宛若一座真正的人间地狱。

“怎么回事?”蝗虫的大当家和二当家正在做摘取万年朱果的准备,脚下突然裂开,一头狂牛猛冲而出,将一群帮众践踏成肉泥,不禁大惊失色。

随即,又有巨熊猛虎,大蛇巨虫蜂拥而至,这一群蝗虫可就真如虫豸一般,被冲的七零八落,死伤惨重。就连另外一个来自紫衣卫的神秘黑袍人也被一头巨大的螳螂异兽挥刀斩首,死的不明不白。

混乱之际,高远已经回到关鲸落的藏身之处,拉着她便跑。

跑回到星门坐在,不管后面是洪水滔天还是天下大乱,两人一头撞进门中,身影倏忽不见。留下的,只有满地狼藉的尸体和一座人间炼狱。

“唰”的一声,高远和关鲸落手拉着手回到了海底。

时间似乎还停止在他们离开的那一瞬间,四周的景物没有丝毫的变化。

看过黄泉境,再看眼前这片海底废墟,感受又是不同。

那股神秘的力量把这座城市挖起来,丢在海底,不知葬送了多少人的性命,又在远处留下了一座地狱般的深坑。

原因何在?

高远不知道,他只能猜测,身处尘埃之中的人类无法理解宛若神明般的强者的想法。

再度掩盖星门,高远拉着关鲸落浮上海面,回到岛上。

一问时间,两人离开只不过一日左右。

果然穿越星门之后,时间流速大大不同,时快时慢。别人或许难以理解,高远穿越之前却是听说过爱因斯坦的理论,略微能猜测出这种时间流速的变化应该跟速度和空间有关,却又说不出个子丑寅卯。

海岛上,升起篝火,左丘白和黑寡妇放哨,沈圣娘看着大海发呆,阿曼蹲在火堆边,缩成一团。

高远拉着关鲸落坐在海边,看着海潮退下,在沙滩上留下一串贝壳。

“喏……”高远递过去一颗朱红色的果子:“这是万年朱果,一共有两颗,你一颗,我一颗。”

“为什么给我!”关鲸落大概知道万年朱果的玄妙之处,赶紧推辞:“这么好的东西,我可消受不起。”

“你不要也得要。你既然跟我一起,那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高远道:“我若死了,就拉你一起。我若得了,你自然也有一份。”

“我才不要

。”关鲸落还是拒绝。

高远想了想,忽然把万年朱果放在口中。

关鲸落松了一口气,却又暗暗失落,她何尝不知道这一颗朱果抵得上她数十年修为,若是吞下立刻就能获得突飞猛进的进步。

可她还是放弃了,想要把最好的全都留给高远,看着他展翅高飞。

就在关鲸落以为高远把朱果吞下的时候,忽然浑身一颤。

高远伸出双手,扳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拉到面前,三分温柔七分粗暴的贴上前来,重重吻下。

两人不是第一次这般亲密了,可类似这种毫无征兆的亲吻,却是大大的出乎了关鲸落的意料。她的身体被高远制住,软绵绵的连一丝力量都使不出来,檀口樱唇没有丝毫的防备就被高远硬生生的怼开,随着某个不讲理的软东西一起塞进来的,还有一股灼热的汁液,不由分说的滚入她的咽喉,滑落她的胃中。

“唔……呜呜呜!”关鲸落想要挣扎,她这时候才从一片茫然和惊慌中清醒过来,才知道高远不只是如前几次那般“占便宜”,而是要送她一份大礼。

可惜挣扎不得,高远比前几次更“粗暴”也更“凶残”,没给她任何反抗的余地,一股又一股热辣的汁液吐进关鲸落口中,逼得他不得不吞下去。

吞了好几股汁液,高远才算罢休,放开了关鲸落道:“真软。”

说的也不知道是关鲸落的嘴唇,还是方才贴身时候的触感。

关鲸落恼道:“你……你又自作主张?”

“又?”高远不解。

关鲸落说的是昔日在法外之城时高远的种种肆意妄为,不禁脸色一红道:“反正……反正你乱来!”

“嗯,我乱来。你可别乱来,赶紧运功吸收万年朱果的药力,不要浪费了。”高远笑了笑,提醒着道。

吞都吞了,想吐出来也来不及了,关鲸落只好不情不愿的盘膝坐下,心中其实有些欣喜。

他终究是……向着我的。

新余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阜新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绵阳治疗白癜风医院
新余治疗宫颈炎方法
阜新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