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男孩误踩工业废渣重度烧伤索赔或面临难度

2019-06-08 07:09: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岁儿童老是干咳嗽怎么办
三岁儿童老是干咳嗽怎么办
三岁儿童老是干咳嗽怎么办

当天下午4时多,放学回家途中,小皓和两名同学来到塘下大南山路路边田野里挖番薯。途中有处田埂上堆着一堆滚烫的工业废渣。

不知情的小皓路过,一脚踩上了这堆废渣的边角。他右脚上的塑料凉鞋立刻就被熔化了。小皓说,当时脚板很疼,他往后跳,谁知又仰面摔倒在废渣堆上。

小皓忍着痛从废渣里爬出来,他跑出数百米远,到同学家用自来水冲洗被烫伤的双脚和双手。可是,当他刚走出同学家不远,就因为太痛了,坐在路边。路人看见后,帮他打联系上他母亲陈女士。陈女士赶来,将儿子送往医院。

一部动画片

妈妈希望夜夜被痛醒的孩子不要那么疼

昨天下午,妈妈打开病房里的电视,特地找到正在播动画片《开心宝贝》的频道。而那时,小皓却因为疼,双眼紧闭。

“这片子他喜欢看,这样或许可以分散孩子在疼上的注意力。”妈妈说,入院这么多天,小皓几乎每晚都会被痛醒。

瑞安市人民医院烧伤及皮肤修复外科主任陈炯说,小皓烧伤皮肤占全身皮肤面积32%,属于大面积重度烧伤,其中14%属深Ⅱ度烧伤。

“烧伤病患一般需要经过三大‘关卡’,分别是休克关、感染关和创面关,只有过了这三道关,才能真正说明度过危险期。”陈炯说,目前,小皓的治疗还处于感染关,理论上他还处于危险期。感染关很重要,一旦感染,病情恶化,后果不堪设想。

陈炯还说,小皓后期治疗会比较漫长,可能还要面临植皮手术。

一笔不菲医疗费

愁坏了经济拮据的爸妈

陈炯说,小皓接下去的治疗费用,最起码也得十多万元。

这让经济拮据的小皓一家陷入困境。陈女士说,他们来自湖北,丈夫在当地一家汽车超市做驾驶员,她在一所幼儿园当保育员,一家月收入四五千元,他们除了小皓外,还有两个小孩,“虽然来这里十多年了,但积蓄并不多”。目前,给小皓治疗,他们已花去近3万元。

小皓的遭遇引起一些好心人的关注。截至昨天下午4时,陈女士方面收到小皓父亲单位员工的1万多元捐款,陈女士务工的幼儿园也捐了2000多元。另外,小皓就读的塘下三小也已经发起募捐,为小皓筹集医疗费。

一次联合调查

追查废渣排放者让他受罚

昨天下午,当地有关部门的执法人员在现场调查,并在工业废渣堆周边竖起木桩,拉起绳索,树起警示牌。据目测,这废渣堆有六七平方米,最高处离地面四五十厘米,呈不规则圆形。调查人员称,小皓被烫伤后,废渣堆大体上没有被破坏过,小皓摔倒的痕迹还清晰可见。

昨天,废渣堆仍在冒烟,拿塑料袋扔到废渣堆上,不到10秒,塑料袋卷成一团。有围观群众用木棍拨开一处,冒出的烟更大。“这都9天了,这期间还下过雨,你看,现在里面的温度还很高,可想而知9天前是怎么个温度?”

当地村民说,这废渣很有可能是金属锻造企业所排的工业废渣。有关处理工业废渣的人士称,像金属锻造企业排放的工业废渣,一开始的温度起码有三四百摄氏度,是沸水温度的三四倍。

前天,瑞安当地环保部门介入调查,查找这堆工业废渣的排放者。温州市环境监察支队副支队长胡月祥说,他们也已经介入,主要是督促瑞安当地环保部门查清此事,目前已经对工业废渣进行采样,以明确其具体成分。

瑞安市塘下镇塘下办事处有关负责人称,这种乱倾倒、乱排放工业废渣属于违法行为,他们办事处联合环保、安监、城建等部门已对此展开调查,通过查看路面监控等手段,排查这堆工业废渣的排放者或排放企业。一旦查实,按相关规定处理。

浙江人民联合律师事务所

首席合伙人项军权律师

小皓该如何索赔?

如果查实倾倒此堆工业废渣的个人或企业,小皓索赔应该没有问题,拒赔的话也可以走司法途径。

如果肇事者或肇事企业没有找到,索赔面临一定难度。这不像“高空抛物侵害”案一样,对有可能侵权的对象提起诉讼,因为此事中可能实施侵权行为的对象所在范围或区域不能明确。

当然,如果执法部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比如通过废渣的温度、倾倒时间等参数,查明肇事者所在区域,这样的话可以像“高空抛物侵害”案一样对有可能侵权的对象提起诉讼,要求集体索赔。

盘点那些为爱不拜金的星座男排行
今天下班特别兴奋回到家就看到老婆黑丝大沟朝我走过来
LV、Chanel等奢侈大牌纷纷加入“消费升级”大潮
分享到: